月下

APH/GF/红蓝/沉迷魔道/没什么事就不要关注我了,掉粉会让人悲伤。

[鲸组]惊梦(OOC注意)

六月份的冰岛还不算太寒冷,诺威看了看自己身上正穿着的一件薄外套,如此想到。至少是要比起他上次来拜访雷克雅未克时暖和了一些,现在路边上还随处可见那大片郁绿的草原,以及盛开得艳丽的鲁冰花。


诺威拖着行李箱穿梭在大街小巷其间,眼睛所及之处都是一道鲜活裸露的青春风景。红屋瓦配着白皮房,青门锁衬着绿砖墙,栋栋房子分布得错落有致,加上远远望去那一排排陈列的窗户就更像是个个做工精巧的火柴盒子,里面仿佛都住满了童话世界里的小人偶,这座梦幻的城市里处处都充斥着各种童趣与奇思妙想。


诺威的衣袋里突然传出阵阵嘟囔的铃声,他从那依然在不停振动的手机上按下了接听键,隔着屏幕而道出来的是一个青涩的少年声音,还带着些许嘶哑:“你在哪里?”诺威听到后先是思考了一下,后才慢悠悠地回答道:“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处,对面有间都是粉红色的奇怪的Doughnut店。”说完,他便将身子整个倚靠在背后的灯柱上,逆光望过去只看到一道白亮的侧影。太阳自他顶上倾泻下来,在他铂金色的杂乱毛发旁镀上了一层如梦似幻的金边。


“Noru——!”艾斯兰看到了诺威,叫完对方的名字后就朝着诺威的方向跑去了,然后又气喘吁吁地停下。诺威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艾斯兰,在此刻的重逢里,也是忍不住要细细地打量起对方来,那个曾经软软地叫他哥哥的小家伙已经长大了。“阿冰...”他亲昵地唤了一声,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两个人都听得清楚,诺威看见艾斯兰震惊地抬起了头来看他,那颤抖的睫毛就像蝴蝶扑棱扬起的翅膀,他眼睛是同诺威记忆里一样的紫罗兰色,或者用宝石形容更为恰当,都是一样的澄澈通透,不夹杂一丝一缕浑浊。


艾斯兰的身量不高,才到诺威肩部。从诺威的角度瞧过去,刚刚好可以看见少年那还未曾散去红晕的脸庞,以及细软的发顶。艾斯兰气缓了一阵,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突然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大掌覆上了自己的头部,像是满含着爱意地轻微揉了揉自己的毛发。那缠绵的手法忍不住让少年红透了脸颊。


“……喂,不要随便摸我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的头发乱了,我只是帮你抚平而已。”


“……哼,借口。”


艾斯兰自顾自地别扭了一会儿,悄悄地用手压了压头顶的呆毛后,才带着诺威回了自己的公寓。里边都是很简洁的装扮,也没有多余的东西,艾斯兰的房间里还空出不少地方,恰好可以让诺威住下。诺威自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整理好行李后就问起了艾斯兰晚上有什么节目。


”没什么好玩的,我一般都是呆在家里。“艾斯兰一边说一边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不过你也可以去酒吧喝酒,或者到一些正规经营的夜店跳个舞什么的..楼下好像就有一个小酒馆。”


诺威听完后没有表态,只是轻车熟路地去厨房里给两个人都倒了一杯茶,自己又随意地靠在艾斯兰的身边,白烟氤氲间,诺威的脸被映得影影绰绰,都不大真切,唯有那句看似随意的话,却是真真实实地砸到了艾斯兰的心窝内——“那我陪你。”


艾斯兰张着嘴想反驳些什么,但又觉得是徒劳,最后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细如蚊蝇,磕磕巴巴地回答了一句——“好。”


所以当他和诺威在沙发上搅在一起,互相热吻着时,心底里难得雀跃。是谁先开的头?这已经不重要了。而一直以来被他否定的禁忌关系终于是在两人磨合之中得到了回应,也许这个吻结束之后他们会像那一对对的情侣一样拥抱,又或者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是,互相彼此爱恨纠缠——但这些都不重要,至少此刻他沉醉其中。


热烈的亲吻过后,他们分开了彼此,艾斯兰没有说话,是诺威先开的声。“ice,我喜欢你。”明明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但诺威此刻的眼神却像是要把他灼伤,那对一直亘古无波的幽深眼眸,此时却是充满了热烈的爱焰,艾斯兰可以看到里边为之疯狂的都是自己的身影。那是如此的美妙,艾斯兰满心欢喜,明明说起话来声线都颤抖,但在这会儿,却继续坚持地说出了几个字:“我也是。“又像是说不够一般,一连地说了好几次,直到眼睛溢出了泪水。


诺威温柔地替他擦去了泪珠,热烈而虔诚地与对方面对面靠着,以额头相抵,然后又依次在眉骨、鼻尖、脸颊处落下星星点点的吻,直至两人赤裸相对、两只手痴情地交叠在一起。


在激烈的律动间,偶尔会泄露出令人羞赧的呻吟,它隐匿在屋内的一派淫靡气息里,最后弥散于空中,与天地间的月亮星点融为了一体。


”我是你的谁?“


”呜……嗝,哥、哥哥。“


“乖。”







评论(3)
热度(14)
©月下 | Powered by LOFTER